首页 > 历史

区块链发展历史&区块链制度经济学:从历史到未来

区块链不仅仅是一种新的记账技术,或者是密码学技术,它本质上对应了人类向更高层级社会组织跃迁的需求。正如层级机

区块链不仅仅是一种新的记账技术,或者是密码学技术,它本质上对应了人类向更高层级社会组织跃迁的需求。正如层级机构(如“公司”这一个伟大的发明)和金融给资本主义带来了繁荣,区块链有机会将人类带入一个由“人本”驱动的资本主义时代,一个拥有更大的个人自治主导经济的时代。

区块链是一种数字的、去中心化的、分布式账本。对于区块链的重要性,大多数的解释都是从比特币和货币史开始的。但货币只是区块链的第一个应用,而且可能不是最重要的。

看起来奇怪的是,这种与会计有关的枯燥而实用的账本,会被描述为一种革命性的技术。但是区块链因为账本的重要而变得重要。

账本不仅仅是记录交易……

账本无处不在,它不仅仅是记录交易。一个账本由规则搭建的数据简单构成。在任何时间我们要达成事件的共识,就要用到账本。账本记录支撑现代经济的事件。

账本确认所有权。财产所有权登记的是谁拥有什么,以及这些财产是否受到警告或有其它问题。

公司也是一个账本,是一个集所有权、雇佣和生产关系的单一目标网络。俱乐部也一个账本,记录着谁能获益,谁不能获益。

账本证实身份。企业在政府账本中有身份记录,用以追踪他们是否存在以及是否遵守税法。当个人与世界互动时,出生、死亡和婚姻证明记录了个人在关键时刻的存在,从而可以用这些信息来确认身份。

账本证实事态。国籍是一种账本,记录人们由于拥有某国国籍而享受的权利和受到的约束。选举名册是一种账本,允许或禁止投票。雇佣关系是一种账本,按照合同的规定给受雇佣者支付工作报酬。 

账本证实权威。账本可以确认谁在议会中有合法席位,谁能进入银行账户,谁能和儿童们一起工作,谁能进入受限区域。

账本在最基本层面上,勾勒出了经济和社会关系。 

关于事实的一致认同和当它们发生变化,也就是说,关于账本的共识、账本精准的信任,是市场经济的基石之一。

所有权,财产和账本

让我们在此对所有权和财产做个区分,这很重要但容易被忽视。

护照的获取。每个国家都声称有权控制边境的出入,这些国家都在管理着一个账本,这个账本记录了哪些公民可以出入边境。护照是个实物,我们可称之为代表公民出入边境这个大账本的token。

在前数字世界中,财产代表了对这一权利的所有权。澳大利亚护照账本由各州政府持有的索引卡组成。边防人员通过旅客手里持有的记录在千里之外账本上的护照来确定是否允许该旅客出入境。当然,这一边境管制办法也有很大可能性被弄虚作假。

财产意味着有所有权,但财产不等同于所有权。在当今,现代护照允许官方直接确认所有权。护照的数字功能允许航空公司和移民局查询国家护照数据库,并确定乘客可以自由出入境。

护照是解释财产和所有权区别的一个相对简单的例子。但正如比特币所展示的那样:货币也是一种账本。

纸币(纸质票据/token)财产意味着一种所有权。在19世纪,纸质票据持有人有权在开证银行上写出票据的价值。这些纸币(纸质票据/token)由发行银行直接负债,并被记录在银行的账本上。一个可以明确地显示所有权的财产管理体制,意味着在该体制内纸币(纸质票据/token)很容易被盗窃和伪造。

在我们这个时代,一张五美元的法定货币不能返回到中央银行去兑换黄金。但是类似的关系仍在,即此钞票的价值建立在货币稳定和该货币发行政府的社会共识之上。

纸币(纸质票据/token)本身没有价值,津巴布韦人、南斯拉夫人和德国魏玛共和国人曾经很不幸地领会了此中道理。一种货币就是对一种账本关系的称呼,如果这种账本关系破裂,该货币也会随之消亡。

账本的进化史

尽管账本很重要,但是一直以来他并没有大的变化,直到现在开始有所改变。

在书面交流的开始阶段,账本也诞生了。在古代的东方,账本和写作同时发展,用来记录生产、贸易和债务。土质的片状文书用楔形文字详细记录了供给分配、税收和劳动力等详情。第一个国际“社区”是通过一个有组织的联盟网络来安排的,这些联盟运行起来就像一个分布式的账本。

19世纪,随着大公司和大型官僚机构的兴起,账本技术又有了新的进步。这些中心化的账本使得组织规模和范围有了戏剧性的增长,但完全依赖于对中心机构的信任。

在二十世纪晚期,账本由模拟化向数字化转变。例如,在1970年代澳大利亚的护照账本已经是数字化和中心化了。数据库允许更复杂的分布、计算、分析和跟踪。以及数据库变得可计算和可搜索。

但是数据库仍然依赖于对中心化的信任;数字化账本的可靠程度取决于维护它的组织(以及组织雇佣的个人)。这就是区块链要解决的问题。区块链是一种不依赖于受信任的中央权威机构来维护和验证的分布式账本。

区块链和资本主义经济制度

现代资本主义的经济结构是为了服务这些账本而发展起来的。

200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Oliver Williamson认为,人们在市场、公司或政府之间进行生产和交易,取决于每个机构的相关交易成本。Williamson的交易成本方法为了解何种机构管理账本及其原因提供了一个关键。

政府维持着权威、特惠权、职责和准入权的账本。政府是一个维护着公民数据库、出入境权、税收义务、社会保障权利和财产所有权的值得信赖的实体。如果有需要强制执行之处,也只有政府可以。

区块链可以被公司使用,但也可以替代公司。现在,合同和资本的账本可以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进行去中心化和分布式操作。身份、许可、特权和权利的账本可以在不需要政府背书的情况下维护和运行。

制度密码经济学

这就是制度密码经济学的研究:密码安全与无信任账本的制度后果。

古典主义和新古典主义经济学家把经济学的目的理解为研究稀缺资源的生产和分配,以及支撑生产和分配的因素。

制度经济学理解经济是由规则构成的。规则(如法律、语言、财产权、法规、社会规范和意识形态)允许分散投机者一起整合他们的活动。规则促进交流——经济交流,同时也促进社会和政治交流。

相比之下,制度密码经济学着眼于区块链和加密经济的制度经济学。就像它的近亲制度经济学一样,经济是一个协调交流的系统。但是,机构密码经济学关注的不是规则,而是账本:由规则构建的数据。

制度密码经济学对管理账本和为账本服务而发展出来的社会、政治和经济制度的规则以及区块链的发明如何改变了整个社会的账本形态都很感兴趣。

区块链的经济影响

制度密码经济学为我们提供了了解区块链革命正在发生的事情以及我们无法预知的事情的工具。

区块链是一种实验性的技术。区块链有何用处是一个企业性问题。一些账本将转移到区块链上。一些企业家试图将账本转移到区块链上但是失败了。

并非所有事情都要用到区块链。我们可能还没有看到区块链杀手级应用。我们也无法预测未来将会出现什么样的以账本、密码学、和对等网络所组成的综合体。

这个过程将会异常混乱。全球经济将会面临(我们预计将会是)一个关于支撑它的各方事物将如何重构、解体和重组的长期不确定性。

区块链的最佳用途必须是被“发现”。然后,它们必须在已经深深建立并服务于账本的机构的世界政治经济体系中执行。后者将会是有偿的。

账本会无处不在。区块链的可能应用包罗万象,包括一些管理我们社会的最基本原则,这些原则是值得争取的。

将比特币和区块链的发明与互联网进行比较是很常见的。区块链是互联网2.0或者4.0。互联网是一种彻底改变了我们的互动方式和经商方式强大的工具。但如果有什么可以比较的话,都是在低估区块链。

互联网使我们能够更好地交流和交易——更快、更有效率。但区块链让我们可以用不同的方式进行交易。对区块链更好的比喻是机械时间的发明。

在机械时间之前,人类的活动被自然暂时调节: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正如经济历史学Douglas W. Allen所言,问题在于可变性:“在时间的测量中存在太多差异……在许多日常活动中有一个有用的意义。

结论:区块链和相关技术变革将极大地颠覆当前的经济形式。工业革命开创了一个以层级结构和金融资本主义为基础商业模式的世界。区块链革命将见证一个由人类资本主义和更大的个人自治主导的经济体。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大发红黑大战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sychejam.com/history/134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