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崔莺莺是“尤物”还是“妖孽”_大发红黑大战历史

《崔莺莺待月西厢记》最初不叫西厢记,而是叫做《莺莺传》,里面的崔莺莺被张生形容成“尤物”“妖孽”“不妖其身,必妖于人”。
     《崔莺莺待月西厢记》最初不叫西厢记,而是叫做《莺莺传》,里面的崔莺莺被张生形容成“尤物”“妖孽”“不妖其身,必妖于人”。
     
     
     首先我们大致看一看王实甫版本西厢记的故事情节,前朝崔相国死了,妇人郑氏携崔莺莺送灵柩回河北安平安葬,因为途中受到阻挠,只能暂居在普救寺,崔莺莺生的貌美,诗词歌赋皆样样精通,崔相国在世的时候,曾经将她许配给郑尚书长子郑恒。
     

     
     一次,莺莺和红娘子在寺庙大殿外玩耍,恰巧遇到贫穷落魄的张生上京赶考,路过蒲关时,听闻普救寺是武则天皇帝的香火庙堂,于是便去拜访,恰巧遇到玩耍的崔莺莺,当即便被莺莺吸引,感慨道:“十年不识君王面,始信婵娟解误人。”于是便找借口住在了普救寺,张生对崔莺莺展开了热烈的爱情攻势,不久两人便相互倾慕。
     
     
     但是好景不长,叛将孙飞虎听闻崔莺莺貌美,于是带兵包围了普救寺,志在得崔莺莺做压寨夫人,六神无主的郑氏许诺,谁可打退叛军便将崔莺莺许配给他。而张生的八拜之交杜确正是镇守此地的将军,张生一方面使用缓兵之计稳住孙飞虎,另一边写信给自己的兄弟,等待解围。
     
     
     杜确解围后,郑氏没有准守诺言,借口让张生和崔莺莺结拜为兄妹,可是张生哪里肯倚,于是郑氏又谎言称张生只要考取功名,便同意这场婚事。
     
     
     张生告别崔莺莺,只身上京师赶考。所以才会有碧云天、黄叶地之离别场景。
     

     
     后面两人遇到一些阻挠,但是结局却是十分美好的,张生考取了功名,和崔莺莺厮守一生。
     
     
     但是在《崔莺莺待月西厢记》出书之前,唐朝末年,诗人元稹也写过一本《莺莺传》,故事是以自己为真实蓝本写的。
     
     
     晚唐诗人元稹出生在河内县清化镇赵后村,隔壁村是崔庄村,村子里有个知书达理的姑娘叫做崔小迎,两人自小便一起玩耍,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元稹八岁时家里父亲去世,崔小迎一家将其当成亲人看待,久而久之,两人便私定终身,而元稹也很有出息,十五岁便擢第,不久后便要赴京师从政。
     
     
     元稹很有思想才华,进京后不久就受到太子少保韦夏卿赏识,在权势利益熏陶下,元稹丧失了本心,忘记了崔小迎,迎娶太子少保之女为妻。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元稹以自己为蓝本创作了《莺莺传》,里面大肆歌颂和美化张生,对于崔莺莺,张生却说其是“予之德不足以胜妖孽,是用忍情”、“时人多许张为善补过者”等来丑化崔莺莺,甚至说崔莺莺不知廉耻、见异思迁等污言秽语。
     
     
     不过这种无耻的行径却并没有洗白元稹,群众的眼睛是血亮的,后世鲁迅就曾经批判过元稹,说其“篇末文过饰非,遂堕恶趣。”“其文比其人”等等来大肆批判元稹。
     
     
     确实,作为一个诗人,以各种手段追逐名利的同时,忘记本心,始乱终弃,却想着以其他方式来美化自己,这种人被唾弃不是没有道理的,做人实实在在、脚踏实地、勿忘本心才好。
     
     
     碧云天,黄叶地,北雁南飞,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王实甫以此场景来渲染离别之感伤,侧面更加衬托出了张君瑞和崔莺莺如坚石的爱情。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大发红黑大战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sychejam.com/history/12097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