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发红黑大战

span&说真话,才能培育社会共识|思想课

说真话,才能培育社会共识
到某地讲课,课后,一个小伙子找到我,与他长谈了一会,谢谢他的同伴记录整理。 问
刘教授,很荣幸能够听到你讲课。我是XX县来的,你到市里讲课,我们是没有资格听,我是特意向领导请假来听你的课,我们领导听说你来讲课,

原标题:说真话,才能培育社会共识|思想课

说真话,才能培育社会共识

到某地讲课,课后,一个小伙子找到我,与他长谈了一会,谢谢他的同伴记录整理。

刘教授,很荣幸能够听到你讲课。我是XX县来的,你到市里讲课,我们是没有资格听,我是特意向领导请假来听你的课,我们领导听说你来讲课,也想来,只是他事先已安排了一个会,来不了,特地要我代他向你问好。

答:你领导是……

听了你的课,感觉你和传说中的风格是一样的。

答:哈哈,什么风格?

接地气、亲基层、正能量、办法多…….

答:……传说不靠谱,见了才知道。

我有很多问题或者说困惑想向你请教……

答:请教谈不上,可以多交流。

我看过你一篇谈大发红黑大战建设的文章,又听了今天你这场课,主题完全不一样,但你都特别提到了要培育关于税收的社会共识,为什么你格外强调共识呢?

答:你认为大发红黑大战跟舆情是两回事吗?其实,一种大发红黑大战与社会上的舆情是紧密相关的,舆情是大发红黑大战的反映,大发红黑大战是舆情薰染的结果。它们是相通的呀。一个机关的大发红黑大战,只要不是绝对封闭的,肯定会受到外界舆情的影响。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这个社会到底有多少共识呢?

我虽然没有很深入的研究,但我们不难感觉到,我们这个社会,共识不多。

包括对历史的看法,对现实的感触,都是如此,就拿贸易战来说,我们这个社会都缺乏一种共识。我们这个社会对税收的看法同样都缺乏共识。

一个家庭,如果夫妻之间没有共识,夫妻矛盾就难以避免;

一对朋友,如果互相之间没有共识,朋友矛盾就难以避免;

大陆和台湾,缺乏共识,“九二共识”,二者之间的矛盾就凸显出来了;

征纳之间,缺乏共识,征纳矛盾就难以避免。

没有共识,就会分裂,社会就会撕裂成几个群,甚至是对立的群体,还谈什么大发红黑大战?

没有共识,就难以互相理解,风险就无处不在。

难怪我们常常反复强调“求同存异”,终于明白了。

答:对的,共识就是我们所说的“同”,也不是绝对的,相近就行,也不是排斥“异”,没有异就没有同,只是希望能够尽可能的扩大“同”的一面。

那具体什么是共识?

答:共识就是共同的价值导向价值观、共同的行为规则、共同的目标和共同的理念、对某些事物或现象共同的看法等等都是。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共识就是大发红黑大战。

举个例子,什么是税收?这个问题上,我们就缺乏共识。因为存在着各种不同的错误认识。在用税的看来,税收当然越多越好;但在纳税的看来,税收是越少越好,甚至有人希望“天下无税”。所以,当税收增长时,政府高兴,纳税人却不高兴。要使双方都高兴,就需要双方对税收有一个共识,或者说要有一个正确的税收观。

我问过很多人,包括征税者,就是你们这些人,假如有纳税人问你,什么是税收,你怎么回答?

税收是……

答:回答是五花八门,但无一例外都是背教材上那些定义,可问题是纳税人听不懂呃。能不能通俗一点,打比方?让纳税人一听就懂?

西方有的学者打个比方,说,税收是“拔鹅毛”,我们国内也有不少人认同。

可我认为,这个比方很坏,为什么?“拔鹅毛”,痛呃。他们说,要拔了鹅毛,还让鹅不叫,这唯一的办法就是麻醉。这是不可能的。就是说,这个“拔”字,唤起了纳税人的痛感,这对我们收税有什么好处?

因此,我一直倡导,税收应当是“保护费”(物业费?)。当然这个词可以商榷,大体意思是这样。

众所周知,没有税收,就没有政府;反过来,没有政府的保护,就没有我们真正意义上的私有财产,你钱再多,我随便找几个人把你的钱抢走就是啦,你告状的地方都没有。那么,你就不得不请保镖。

我们大家为什么都没有请保镖?

因为我们纳了税,有政府在保护我们。我们纳税,就是相当于交“保护费”(物业费,下同)。

这是现代税收存在的唯一的合理性。

税收是“保护费”,这应当是现代社会的共识。

有了它,才能让大家都懂得,纳税的好处、纳税的价值、不纳税寸步难行,才能消除他们心里的负面税感。

同时,也让政府明白,我们交的税,不是他们的“收入”,而是我们交的“保护费”,那么,他们就必须将这个钱用在保护纳税人身上,为纳税人提供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而不是想怎么花就怎么花。管住了政府的钱袋子(预算和开支),政府的清廉度就会大大提升,那么,老百姓更愿意纳税。

这样一来,就有了征纳共识。那么,在税收立法、征管特别是用税方面,他们就会考虑制定出良法,良策,那个时候才会替纳税人着想,真正做到“不忘初心”,(这里说的“初心”就是如何更好地保护纳税人),我们税务机关的工作压力、执法风险、涉税舆情才会大大降低。我们税务干部的职业价值感才会更好地激发出来。

(笑)我们总不能开口说:请你交保护费…….

答:(笑)在现代人观念里,“保护费”一词是个贬义词,是黑社会才有的。

其实,这是一个中性词,只不过我们自己不用,结果被黑社会先用了。黑社会都有意识地打着“保护”的名义,那么,正常的社会不更要有保护意识吗?

毛泽东说:舆论的阵地,我们不去占领,敌人就会去占领。

我们也可以将这个词(阵地)夺过来的呀。

“红社会”的这个保护费当然与他们有着本质的区别,是根据占有的公共资源多寡和享受的公共服务多少来交纳的。本质上来可以说,纳税是福。

我们收税的当然不好开口说交保护费,但我们可以通过第三方来说,请媒体来说,请专家学者们来说,做广告,写进中小学教材里呀。目的就是要向全社会传达“税收是保护费”这一正确的税收观,确立起全社会的普遍共识。

是的,刘教授的观点说到了点子上,给我启发太大了,我都记下来了。在一个单位里,共识都不多,特别是上下级之间,这是为什么呢?

答:一个单位也好,一个社会也好,假话说多了,自然就没有共识了。人和人之间都说假话,导致人和人之间互相不信任,怎么达成共识?整个社会都被谎言、假话所充斥,真话就没有空间,共识就没有空间。

要建立起共识,最好的办法就是说真话,说实话。

过去我们宣传什么“纳税光荣”,你信吗?没几人信是吧,所以就达不成共识。假话最容易被识破。很多人怕揭露自己的问题,怕暴露自己的困难,其实只要是真实的,说出来,大家就能理解,就能想办法解决,越是捂着盖着,越容易出麻烦。

是的,我们都感觉你是说真话的,尽管你在教室里批评我们基层干部,我们都能会心一笑,都服,因为你批评的对,而且是为我们着想。

答:作为一个培训老师,也一样要重视共识,要讲好一堂课,首先要与你们有共识,否则就是对牛弹琴,就是鸡同鸭讲,毫无意义。要将我的思想塞进你们的脑袋,就得先理解你们。这是一个规律。我很想促成你们基层干部和领导干部中建立起一种共识,我会将你们的所思所想告诉领导干部,因为他们不一定能听到你们的真话;也会将领导干部的所思所想告诉你们,你们也未必能听到领导们的真话。让你们之间互相理解,达成共识。这就是我存在的价值或意义。

领导们看问题,习惯从上面看问题;干部们看问题,习惯从下面看问题。各有弊端,都有片面性。我就希望促成你们既从上面看问题,也从下面看问题,上下都看,看问题就全面了,就能建立起上下级之间的共识。

有了共识,才能推动统一行动。

刘教授真是太实在了,你这么一说,就改变了我的很多观念。真正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答:一个人为什么很难接受另一个人?恐怕最大的问题就是看问题的角度不一样,所谓“屁股决定脑袋”,这并非一个“换位思考”那么简单,而是一定要秉着良知、公心,站着帮助对方也就是帮助自己的高度来对待。

以后我也会多跟领导讲真话,我相信多数领导也想听到真话,谢谢刘教授的金玉良言,作为一个基层税务管理人员,你可不可以送我一句话?

答:(笑)好吧,我希望你能理解管理的真正涵义:

管理不是管人理事,管理就是化解矛盾,解决问题。没有矛盾,没有问题,就无须你管理;矛盾太大,问题太多,你就无法管理。

——记录整理|小桦 小编|唐黎

荐书

读不懂曾国藩

就读不懂大发红黑大战近现代史

我们改变不了历史

但可以改变对历史的看法

【京东】【当当】网有售

立即定购

课堂作良师 课下作挚友

责任编辑:

内容收集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大发红黑大战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sychejam.com/culture/249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