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发红黑大战

何绍基临乙瑛碑&名家临《乙瑛碑》(阮元、郑簠、何绍基、吴让之、林散之、沈尹默)

篇末原碑文 阮元《临乙瑛碑》,隶书,香港艺术馆虚白斋藏。 释文:巍巍大圣,赫赫弥章,相乙瑛,字少卿,平原高唐人,鲍叠,字文公,上党陈留人。乙少卿碑 芸薹阮元 《乙瑛碑》全称《汉鲁相乙瑛置百石卒史碑》或《孔和碑》,桓帝永兴元年(15)刻,现存

原标题:名家临《乙瑛碑》(阮元、郑簠、何绍基、吴让之、林散之、沈尹默)

篇末原碑文

阮元《临乙瑛碑》,隶书,香港艺术馆虚白斋藏。

释文:巍巍大圣,赫赫弥章,相乙瑛,字少卿,平原高唐人,鲍叠,字文公,上党陈留人。乙少卿碑 芸薹阮元

《乙瑛碑》全称《汉鲁相乙瑛置百石卒史碑》或《孔和碑》,桓帝永兴元年(15)刻,现存山东曲阜孔庙。碑高3.6米,广1.29米。隶书18行,行40字,无额。后有宋人张雅圭题字二行。碑刻内容为鲁相乙瑛代孔子后人上书汉廷,请设立一名掌握孔庙礼器的低级官吏,其级别为“百日卒史”,并提出此官任职条件。

《分隶偶存》称“字特雄伟,如冠裳佩玉,令人起敬,近人郑簠每喜临之。”碑文为秦牍式,点划秀润而不失端劲,结体扁方整肃,规矩森严,气度高古典重,字亦刚健有风韵,整体风格密丽典雅,为汉碑之名品。尽管从艺术创作的要求看,《乙瑛碑》这样的作品显得过于工整和拘谨,但初学者由此入手,对于掌握隶书的结构、用笔技巧是比较合适和方便的,故人们普遍认为《乙瑛碑》是“汉隶之最可师法者”

汇品:

明·赵 崡:其叙事简古,隶法遒劲,令人想见汉人风采,正不必附会元常也。(《石墨镌华》)

清·方 朔:《乙瑛》立于永兴元年,在三碑为最先,而字之方正沉厚,亦足以称宗庙之美、百官之富。王篛林太史谓雄古,翁潭溪阁学谓骨肉匀适,情文流畅,汉隶之最可师法者,不虚也。(《枕经金石跋》)

清·梁 巘:学隶书宜从《乙瑛碑》入手,近人多宗《张迁》,亦适中。(《评书帖》)

清·包世臣:西晋分书,《太公望碑》是《乙瑛》法嗣,结字宕逸相逼,而气加凝整。(《艺舟双楫》)

清·何绍基:朴翔捷出,开后来隽利一门,然肃穆之气自在。(《东洲草堂金石跋》)

清·康有为:建初以后,变为波磔,篆、隶迥分。于是《衡方》、《乙瑛》等碑,体扁已极,波磔分背,隶体成矣。(《广艺舟双楫》)

清·康有为:至于隶法,体气益多:虚和则有《乙瑛》、《史晨》。(《广艺舟双楫》

乙瑛碑原文:

司徒臣雄,司空臣戒,稽首言,魯前相瑛書言,詔書崇聖道,勉□〔藝〕,孔子作春秋,制孝經,□□五經,演易〔繫〕辭,經緯天地,幽讚神明,故特立廟,成四時來祠,事已即去,廟有禮器,無常人掌領,請置百石□□一人,典主守廟,春秋饗禮,財出王家錢,給犬酒直,須報,謹問大常,祠曹掾馮牟,史郭玄辭對,〔故事辟〕□〔禮〕未行,祠先聖師,侍祠者,孔子子孫,大宰,大祝令各一人,皆備爵,大常丞監祠,河南尹〔給〕牛〔羊〕彖□□□各一,大司農給米祠,臣愚以為,如瑛言,孔子大聖,則象乾,為漢制作,先世所尊,祠用眾〔牲〕,長□〔備〕□,〔今欲〕加寵子孫,〔敬〕恭明祀,傳於罔極,可許,臣請魯〔相〕為孔子廟置百石卒史一人,掌領禮器,〔出〕□□□,□〔犬〕酒直,他如故事,臣雄、臣戒、愚戇惶恐,頓〔首〕頓首,死罪死罪,臣稽首以聞。 制曰可, 〔司徒公〕河〔南〕□□□□〔字〕季高元嘉三年三月廿七日壬寅奏雒陽宮 司〔空公〕蜀〔郡成都〕□〔戒〕字意伯 元嘉三年三月丙子朔,廿七日壬〔寅〕,司徒雄,司空戒下魯相,承書〔從〕事,下當用者,〔選其年〕〔以〕□,經通一藝,雜試通利能奉弘先聖之禮,為〔宗〕所〔歸〕者,如詔書,書到言:永興元年六月甲辰朔十八日辛酉,魯相平,行長史事,守長〔擅〕,叩〔頭〕死罪,〔敢〕言之,司徒司空府壬寅詔書,為孔子廟置百石卒史一人,掌主禮器,選年以上,〔經〕通〔一〕藝,〔雜試能〕奉弘先聖之禮,為宗所歸者,平叩頭叩頭,死罪死罪,謹案文書,守文學掾魯孔龢,師〔孔〕憲,戶〔曹史孔寬等〕雜試,龢脩春秋嚴氏,經通高第,事親至孝,能奉先聖〔之〕禮,為宗所歸,除龢,〔補〕名狀如〔牒〕,平〔惶恐叩頭,死〕罪死罪,上司空府 讚曰:巍巍大聖,赫赫彌章,相乙瑛字少卿,平原高唐人,令鮑疊字文公,上黨〔屯〕留人,政教稽古,若重規〔矩〕,乙君察舉,守宅除吏,孔子十九世〔孫麟〕,廉請置百石卒史一人, 鮑君造作百石吏舍,功垂無窮,於是始□。

乙瑛碑释文:

司徒吴雄、司空赵戒,叩首说:前鲁相乙瑛上书说道:皇帝曾下诏书,要求尊崇圣人之道,勉励学习六艺,孔子著书《春秋》和《孝经》,删定五经,演绎《易》经的“系辞”等。为了更好地经营天下,更长久地礼赞神明(孔子),所以特立此庙。(孔子后代的首领)褒成侯虽能四季都来庙中祭祀,但祭祀完毕立即离去。而庙中尚有许多祭祀用的礼器,平常无人管理,因此请求设置一位官秩为百石的卒史,主持、管理、守护孔庙的事宜。

春秋两季祭祀用的礼品,如供牺牲用的动物(马牛羊等)和酒类,如果已裁定由公家出钱者,其钱数需要报告。很恭敬地询问了太常下属的祠曹掾史冯牟和郭玄。。他们回复说:按照太学(辟雍)过去的先例,在礼仪未举行之前,要先祭祀圣人先师。陪同祭祀的人,有孔子的子孙、大宰令、太祝令各一人,都要手持酒器,由太常丞监视祭祀,由河南尹供献牛羊猪鸡等牺牲,大司农供米,进行祭祀。愚臣司徒雄、司空戒以为,正像乙瑛所言,大圣人孔夫子,根据乾坤之象卦,为汉朝制定了法规,早为先世所尊重和遵循。祭祀所用的众多牲畜(牛羊猪鸡等),还有长官和吏人所用的祭祀礼器。今天又想加倍宠爱孔子的子孙,以便更恭敬地搞好祭祀活动,并且永远流传下去。

可以允许臣的请示,同意鲁相乙瑛提出的为孔庙设百石卒史一个,让他掌领礼器,公家给出犬酒钱,照过去类似情况的先例行事。臣下吴雄、赵戒愚笨憨直,万分惶恐地叩首请罪,并在跪拜中等待皇上的答复。皇上下诏说:可以。河南原武人吴雄、成都人赵戒上书。桓帝元嘉三年(公元153年)农历三月廿七日干支纪日为壬寅,上奏雒阳宫。

元嘉三年三月初一为内子,廿七日为壬寅。司徒雄、司空戒和鲁相下属的佐官书报从事,此事可用人的条件是:年岁在四十以上,能通晓(六艺之中的)一艺,一般常识测试也能通过,能够遵奉、弘扬先圣(孔子)的礼仪,又在宗族中威望较高,符合诏书要求者。诏书等收到了,现上报。永兴元年六月朔日为甲辰,十八日辛酉。鲁相平,和代理长史事宜的卞县长官各擅者,冒死叩头,大胆地言于司徒、司空府第。(壬寅诏书,为孔子庙置百石卒史一人,掌主礼器,选年口以上,经通一艺,杂试能奉弘先圣之礼,为宗所归者,平叩头叩头,死罪死罪)此段为鲁相平复述司徒等上内容与前文字相同。

谨案(符合条件的)有精于文词书写、正在试职文学署吏的鲁郡孔龢,师傅孔宪、户曹史孔宽等人,经过杂试,孔龢曾经修习《春秋公羊传》之“严氏学”,经过检测,顺利通过并得高名次。他又是著名的孝子。能够奉行孔圣之礼。在宗族中威信很高。故现将他的姓名和有关情况写在公文奏牒上。我(鲁相)平,十分惶恐地叩头谢罪。上报司空府第。于是赞曰:像高山一样雄伟的圣人(孔子),你的功业光明盛大,弥漫宇宙。鲁相乙瑛,字少卿,是平原高唐人,(曲阜)县令鲍叠,字文公,上党屯留人。他们的政教业绩,都遵循古训,郑重而合乎规范。鲁相乙瑛君,检察、举荐守孔宅之人,发现孔子十九世孙孔麟,廉洁正直,起用为吏;又(向皇帝申请)设置了百石卒史一人,专管孔庙事宜。县令鲍叠君,修建了百石吏的房舍。他们都功垂千古,于是开始…

责任编辑:

内容收集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大发红黑大战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sychejam.com/culture/249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