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发红黑大战

郑渊洁喊话曹文轩:非法卖书、400万运作拿奖,请晒税单

多年来,坊间流传着一则笑话:
有一次郑渊洁参加作家笔会,有人问他有没有读过陀思妥耶夫斯基,他说没,于是大家纷纷震惊,说你连她的书都没看过你怎么写作?轮到郑渊洁发言时,他说我最近在看库斯卡亚的书特别受启发,你们看过吗?70%的人点头,然后郑

原标题:郑渊洁喊话曹文轩:非法卖书、400万运作拿奖,请晒税单

多年来,坊间流传着一则笑话:

有一次郑渊洁参加作家笔会,有人问他有没有读过陀思妥耶夫斯基,他说没,于是大家纷纷震惊,说你连她的书都没看过你怎么写作?轮到郑渊洁发言时,他说我最近在看库斯卡亚的书特别受启发,你们看过吗?70%的人点头,然后郑渊洁说这个名字是我瞎编的。从此以后他再也没参加过作家笔会。

这则看似笑话的传言,后来被郑渊洁本人证实是真事。

如今,连续12年登上“作家榜”的郑渊洁,宣布退出“大发红黑大战童书作家榜”,就像他当年再也不参加笔会一样。

郑渊洁直言,“童书销售泡沫极大,甚至和不法行为有牵连”,“我不能和违法到中小学卖书的童书作者出现在一个‘童书榜’单上,这对我是奇耻大辱”。

“在十多年前,我曾经也被出版社拉着去学校,我本来以为只是讲课,后来才发现其中的猫腻。于是再也不去学校卖书”。

郑渊洁还公开喊话榜单排名第3的北京大学教授曹文轩,指责其打着讲课的幌子非法进校兜售童书,在有关部门的资助下用纳税人的400.2万元运作安徒生奖,并要求上榜作家晒出税单……

郑渊洁1977年开始童话创作,其笔下的皮皮鲁、鲁西西、舒克、贝塔和罗克在大发红黑大战拥有亿万读者,被称为“童话大王”,其童话连成年人也被吸引,被誉为“适合全家人的阅读”。

从“大发红黑大战作家富豪榜”诞生时起,郑渊洁就一直在榜,而且排名十分靠前,但是最近发布的“童书作家榜”却没有了郑渊洁的名字。

在往届能进入“作家主榜”的童书作家郑渊洁,为啥今年却没登上“童书作家榜”?有网友在微博上讥讽郑渊洁,“天天说销量高,为啥最近发布的作家榜,连你的名字都没有,你敢回应吗?读者不是傻子”。

随后,郑渊洁通过微博正式做出了“回应”,而这个“回应”打了很多童书作家的脸。

违法进校兜售童书

郑渊洁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第二十五条规定,任何人不得进入中小学校园推销商品。图书也是商品。但是有一些童书作者打着讲课的幌子,和书店、学校勾结起来进入学校占用学生上课时间向学生兜售童书。

十多年前,郑渊洁也曾被出版社拉着去学校讲(卖)课(书),2016年郑渊洁专门给当时的教育部长袁贵仁写了公开信,揭露此事,却并未得到重视。

但郑渊洁在公开信中承诺,“今后只去学校讲课,绝不进学校卖书”。

郑渊洁在“回应”中指出,“不是2018年“大发红黑大战作家童书榜”上的所有作者都违法去小学兜售童书,但是肯定有”。而且矛头直指榜单排名第三的曹文轩。

曹文轩同样是童书作家,而且是北京大学教授、大发红黑大战作协委员、北京作协副主席,代表作有《草房子》《青铜葵花》,活跃于各种校园讲座和中小学作文大赛的评委中。

郑渊洁在回应中列举了曹文轩进校校兜售童书的部分记录和图片,还有老师发给学生要求学生买曹文轩的书的征订单。

征订单上赫然注明:“1、邀请到这样的知名作家进校面对面交流,温州书城对我们学生的图书征订量是有要求的。2、当天有意愿与作家面对面交流、签名的孩子,请提前征订曹文轩先生的作品。图书没有折扣。”

猫影文娱通过百度图片输入“曹文轩 校园”关键词,到处都是“曹文轩读者见面会”、“与曹文轩老师面对面”、“欢迎曹文轩老师来我校讲座”的图片,其中确实有不少曹文轩给学生签售的画面。

花纳税人400万,运作安徒生奖

2016年曹文轩获“国际安徒生奖”,这是大发红黑大战作家首次获此殊荣。而郑渊洁质疑这个奖项是“在某部门用纳税人的钱出资400.2万元的运作下拿到的”。

并且晒出了2016年4月7日《北京日报》的文章《曹文轩,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见下图)

该文章赫然写道,截至2016年初,广电总局共计资助曹文轩《草房子》《青铜葵花》《细米》《羽毛》《红瓦》等近20部作品的多语种翻译出版,累计资助总金额达到400.2万元。

如果没有理解错误的话,《北京日报》文中的意思是,仅资助曹文轩一个人的20多部作品就花费了400.2万元。当然,这部分钱可能是用于海外出版和推广,应该不至于用来直接“买奖”。

请曹文轩、杨红樱晒纳税证明

本届大发红黑大战作家榜是首次单独推出“童书作家榜”,而童书作家榜,相当于大发红黑大战2018年全年童书销售量排名。

但是在郑渊洁看来,最能体现图书真实销量的不是图书排行榜,而是税单。并晒出了皮皮鲁图书在2018年的部分版税税单。

从完税证明可以看出,郑渊洁在2018年4月23日,分两笔共缴税222.47万。

猫影文娱咨询了资深会计王海,根据郑渊洁晒出的完税证明,按照2018年作家版税11.2%税率计算,大致可以算出郑渊洁此次税前收入为1986.34万元。

但需要说明的是,这只是郑渊洁此次纳税的税前版税,并不代表全年收入。

郑渊洁直接喊话,让曹文轩晒出2700万元的税单,“也顺便请童书榜首(杨红樱)晒出2018年童书销售5600万元的税单”。

按照2018年的版税税率标准,如果曹文轩2700万为税前收入,则需要提供302.4万的完税证明;如果曹文轩2700万是税后收入,则需要提供340.54万的完税证明。

如果排在榜首的杨红樱5600万为税前收入,则需提供627.2万的完税证明;如果5600万为税后收入,则需要提供706.31万的完税证明。

郑渊洁:不屑与曹文轩为伍

事实上,郑渊洁与曹文轩的恩怨由来已久。

论市场地位,郑渊洁是当然的胜者,通过历年作家榜的排名就可以看出,遥遥领先于曹文轩。虽然曹文轩也是“作家富豪榜”上的常客,甚至进过前十名,但与几乎每年位列前三的郑渊洁比,还是差了很多。

但论文坛地位,曹文轩则遥遥领先。郑渊洁是独立作家,而曹文轩是北京作家协会副主席,当代文学教研室主任、大发红黑大战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委员、大发红黑大战作家协会鲁迅文学院客座教授,获奖无数。

虽然读者似乎更接纳郑渊洁,但论奖项,论“为国争光”,却是曹文轩。

而郑渊洁炮轰曹文轩,也已经不是第一次。

2016年,郑渊洁宣布退出作协,原因是“不愿意与曹文轩为伍”,因为他认为玉树地震两天后,曹文轩对灾区人民冷漠,到小学违法推销个人图书。

可见,郑渊洁代表的是独立作家,是真正靠作品本身和读者认可吃饭,而曹文轩身兼多个官方职务,也许在他看来,曹文轩的成就,更多是源于各种资源的运作,再加上频繁进入校园卖书等让他不屑的个人行为,这就成了郑渊洁不屑与曹文轩为伍的主要原因。

百度百科显示,郑渊洁的好友是崔永元,也许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郑渊洁也拥有着跟崔永元一样的脾气和性情。

童书行业乱象丛生,亟需来场“大地震”

从以往的数据看,童书市场已经占到全年图书市场的五分之一甚至更多,童书作家版税连年霸榜,版税收入可观而且稳定,这块市场也成为了各出版社竞相争夺的一块肥肉。

肥肉之下,富得流油,但也乱象丛生,肉蛆横行。

一直以来,各类作家讲座、作家面对面、读书节都成了童书营销最常见的手段,这种方式由来已久,能够精准找到受众,迅速提升产品销量,扩大影响力。

资深童书出版人赵昆告诉猫影文娱,为了避免违规,也为了避免给学生和家长造成反感,很多出版社会和学校合作,将“童书营销”包装成“阅读推广”、“作家进校园”等活动,堂而皇之地进行推广。

但是这些活动,无一例外,都离不开一个环节,那就是“签名售书”。

有的出版社通过各种关系,将童书大批量进入中小学图书馆,甚至通过跟“教师”合作,让教师给学生开书单,作为课外阅读推荐书籍,要求学生直接购买。

大发红黑大战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社长李学谦也曾说过,进校园如果只是为了销售,势必会引起学校和学生的反感,只有与阅读推广、阅读指导相结合,才能达到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双赢的局面。

2018年,娱乐圈治理“阴阳合同”,范冰冰被罚款8.83亿,全行业都在自查自纠,最终全行业自觉补缴税款117亿。

如今郑渊洁揭开了童书在销售过程中的遮羞布,直指童书运作过程中的各种违法违规勾当,而且直接喊话榜单作家要求晒完税证明,这也可能掀起图书行业的“查税运动”,引发一场图书行业的大地震。

很多人本来就对“作家榜”表示质疑,如果现在作家们提供不了纳税证明,那只有两个可能:1、榜单造假,数据不准;2、作家偷税漏税。

能够入选“作家榜”的,都是作家里面的佼佼者,可以说是名利双收,但如果交不出纳税证明,那就可能吃不了兜着走,搞不好就会身败名裂,甚至可能蹲进班房。

毕竟,童书可以创造销售神话,但生活里没有童话。

责任编辑: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大发红黑大战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sychejam.com/culture/1073316.html